杨一工连载第 3 话:世界上还有一种英雄主义

    Miscellaneous

攻略组玩家们之间所谈论的「傻X」是些什么样人?
内心敏感的攻略组们不会公开定义他们心目中的「傻X」,甚至不会承认「傻X」的存在:“什么东西?没见过,不了解。”


为什么攻略组玩家有时不承认世界上存在「傻X」?
战术性地向世界示弱,以便专注于他们想做的事。


「傻X」们算是坏人吗?
和平年代没有那么多坏人。事实上,「傻X」中的很多人具有正直,善良,热心肠等美好的品质,只是这些品质同时结合了缺乏训练的智力而已。

……但玩家们因此就认为世界上没有坏人也是危险的。


为什么说「智力上的不平等是最大的不平等」?
所谓的「最大」只是夸张的说法,经验不同的玩家之间有各自心中的「最大」。我的经验显示,智力的差异是造成玩家间生存优势差异的主要因素。和平年代的玩家们在修行过程中无论见证过关于生存优劣势怎样绝望的事实,来自「智力」的绝望都是最让人后怕的。因为它在数个完整的生命周期内都难以逆转。(不由得想吐槽楚留香提过的资产排名没到前 20% 的玩家在过去十年是负增长,未来大概率会更加负的统计推论)

首先是智力的复利效应。起初大家的智力并没有很大的差异,可正是这一点点的智力差异,随着时间的推移便会积累出巨大的修行优势,进化出拥有高阶修行资源的领先玩家。

其次是智力这东西很难通过单纯的修行得到提升,需要依赖某种程度的觉醒。而觉醒几乎只发生在处于领先以上阶段的玩家群体里,这再次加大了两个群体的修行优势差异。

最后,智力带来的敏锐的感受力和同理心使得只有领先玩家才能识别出何为「落后」,何为「领先」。只有他们才会对「落后」产生恐惧。而“落后的玩家”对自己所面临的危机一无所知,甚至对现状感到幸福和满足。正是这种「一无所知」,造就了智力不平等所带来的终极绝望: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接下来所有努力都难以突破,只能期待命运之神赐予的「觉醒」时刻。


由于「神隐」之类的存在,自以为是的攻略组遇到的未必就是「傻X」。他们将如何知道自己对「傻X」的识别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很难知道。不过攻略组玩家会在谨慎确认对方和自己的诉求之后才会得出判断——比如采用拉波波特法则(Rapoport’s rule)。做到这样的程度应该就足够了。当然,也有攻略组坚持认为,不是所有对手都值得如此耗费时间地尊重,直接拉黑省时省力。

总的来说,「真正意义上的对错交给命运」是位于攻略组顶端、行为模式千差万别的高阶玩家们为数不多的共同特点。


玩家们当如何应对来自「傻X」们的伤害?
一、锻炼识别人类情绪及其变化的能力(比如通过看书学习),实现对自身情绪的掌控。如果自己情绪控制能力弱或者天生敏感内心脆弱,也可以寻求专业心理医生的帮助。有些类型的伤害强行抗几次,很快就会脱敏。

二、遇到伤害先多反省自己,通过思考自己的诉求和行为来判断自己是否是全责,或存在部分过错。如果你认为自己每次都是对的,那你最好去找专业的心理医生交流一下。

三、尝试和身边同在修行的伙伴,尤其是具有毒蛇嘴的伙伴交流伤害事件也有助于自我反思。要是身边没有能交流的,就找找古今中外的大神们神交,从他们的作品里和故事中寻求自省,热血和温暖(如果你竟然认为不存在这样的大神,一定要寻找专业心理医生咨询——没想到这样的你也会耐心看此连载)。这些伙伴和大神资源依赖玩家们平日的积累,比如日常「装X」和上网。

四、心灵按摩。找一些高质量的心灵鸡汤作品看看。可以是影视,也可以是文字,比如罗曼罗兰的「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此外,宗教也是人类精神世界的重要支撑。需要注意的是,它是一种让人无需磨练也能获得精神力量的方式,不及那些通过修行获得的精神韧性那么可靠。顺便提一下,判断某种意识形态属于宗教的三个必备条件是 ABC :Assure(确认), Believe(信仰), Convert(皈依)。宗教确认人可以救赎,宗教信仰某种精确的神学,宗教能让无信仰者皈依

五、对自己进行积极的心理暗示,自我鼓励。比如属于「装X」基本功的「对着自己装X」:“……你这副浪样天不妒你妒谁?”。不需要在意其中幼稚的属性,自我催眠能缓解伤害带来的痛苦。

六、神隐。在隐身状态(不引起别人的注意的状态)下修行,达到提前过滤掉不必要的「傻X」的效果。在玩家们采用的各种神隐方式中,「装X」最实用。这种方式可以实现即使在众目睽睽的聚光灯下也能让自己的存在对特定人群来说无影无踪。与世隔绝孤军奋战虽然也能隐身,但是那样无法享受各种资源带来的修行方面的助益。比如 24 小时商业中心的物资供应,比如与其他人沟通交流的机会。

七、寻找一个无危害的发泄方式,比如玩游戏,比如私下里骂娘(绝对不能公开,即便要公开,也只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公开)。若是经常需要发泄,建议求助心理医生。

八、情况如果特别糟糕,沦为声名狼藉的斗士,走上修罗之道与对方斗智斗勇也是一个办法。此方案要求玩家们具有相当程度的体力,因为情况糟糕通常意味着遇到了占据天时地利的「傻X」。他们或人数众多,或持之以恒,又或者时间不值钱,消耗战方面具有极大的优势,平时不锻炼的玩家很容易吃不消。攻略组应该要做好至少 20 年(对,你没看错,就是 20 年,四分之一的人生)持续行动的准备,并且要时刻警惕自己,避免被巨大的情感、精力和金钱付出深深套牢绑架,或是迷失在“过剩的正义”当中。也许 2003 年 3 月湖南湘潭 22 岁的女教师黄静这个真实的故事能给玩家们一些启示:漫长的告别

玩家们进攻的道路上危机四伏,没有沦陷的觉悟,建议还是走「神隐」路线。

九、当遇到上述走上修罗之道以对抗「傻X」的攻略组玩家时,试着守护他们。他们为我们沦为了恶魔。

值得提醒的是,在攻略之道以外,等待着玩家们的是同样(如果不是更加的话)无边无际的「虚无之道」,它是否真的比攻略之道轻松就只有空之女神才知道了,那是神知道的世界


清华北大哈佛耶鲁这些学校里真的也是百分之八十的「傻X」吗?
深谙「装X」神隐效果的攻略组们不会有任何的预设立场(Assume nothing)——毕竟面前的「傻X」可能是装出来的——并对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都游刃有余。他们的思维方式不是「名校里也是绝大多数XX」,而是「名校里,如果绝大多数是XX,我也不会感到意外」。新手玩家可以重复感受一下这两种思维的差异。攻略组在意的是名校所聚集的各类优秀的修行资源,比起这些资源,其他可能存在的问题都是小事。

有个无关紧要不过也许有玩家会感兴趣的八卦是,在初阵的时候,所有攻略组的玩家们都会严重低估名校学生,尤其是名校教职工队伍的真相的残酷程度。所有因预先有心理准备而对残酷程度提前进行的补偿性高估,到头来都会是低估。


为什么「傻X」浓度高达百分之八十的玩家群体非但没有走向灭亡,反而还能一起合作让经济持续增长几个世纪?
简单来说,羊群前进的方向是由领头羊来决定的,剩下那不到百分之二十的玩家起着关键作用。更深层次的原因还包括玩家们自私自利的天性等等。不过这不是个适合完整剧透的话题,在意修行效果的攻略组们不会希望过早出现过多的预设立场(Assume nothing)。


肚子里已然能撑船、能开飞机、能装航空母舰的宰相级玩家,为什么即便能得体应对日常「傻X」,当面对在至暗时刻帮助过自己的「恩人型傻X」、自己一直视为信仰或灯塔的「偶像型傻X」、还有得过诺贝尔奖的「权威型傻X」时,还是会失态,甚至崩溃?
获得宰相属性的玩家无疑是异常优秀的,他们的情商(识别情绪与控制情绪的能力)已到达了很高的水准。然而这之后的境界要面对的是自己心灵中最柔软的部分,是攻略组们赖以前行的敏锐感受器。与这些 Boss 的对决将直接威胁到玩家们长期的认知,超出了单纯的情绪能掌控的局面。它考验的是玩家们对自己珍视珍爱的事物的取舍能力和觉悟

与「恩人型」对决时,要保持「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的心态;与「偶像型」的对决,则建议「清华北大哈佛耶鲁也不会让我们感到意外」;至于「权威型」……

与「权威型」的对决通常要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一大群人,大部分的人,乃至大半个世界。这个群体中还会同时包含「恩人型」、「偶像型」等各种 Boss 级别的「傻X」,是最容易让已然到达宰相境界的玩家依然崩溃的对决。该级别的对决通常意味着玩家们抵达了事关高阶「觉醒」的关键转折点(高阶的意思是攻略组们的集体觉醒而不仅是单个玩家的觉醒)。然而抵达是一回事,跨越又是另外一回事。简单地排斥是危险的。尝试容纳,与其和谐共处同样困难重重(正义间的对决异常残酷)。开启「神隐」模式固然是一种避其锋芒的解决方法,但如果所有人都「神隐」,攻略组将永远无缘高阶觉醒

极少有玩家有勇气挺身而出,因为代价很大,通常大到严重影响他们希望守护的那些人和事物。大部分进阶玩家会放弃对决,转而选择悄悄帮助挺身而出的攻略组。

做好了觉悟正面对决的攻略组,基本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发挥之前竭尽全力的修行成果,遍体鳞伤地和提供协助的进阶玩家们一起尝试在一次又一次失态和崩溃之中寻找平衡。这一过程凶险万分,很多训练有素的攻略组仍然会在不知不觉中忘记当初战斗的理由,迷失在纯粹的战斗之中,乃至走上修罗之道,沦为碰瓷犯和恶魔,尽管这也许是战斗不可避免的代价。(希望各攻略组记住,胜负的关键并不在于打到「权威型傻X」,而在于争取那些……的玩家):

  • 爱新觉罗·罗:“达尔文发布了这个「进化论」以后,到处去宣传和讲这个东西,然后有一次在一场活动中,有人拿出一个猴子,然后在台下冲着达尔文举起那个猴子,说「你丫才是它的后代呢」。然后现场观众也都欢笑鼓掌。然后他们被自己机智,幽默,锐利,深刻,阴损的这个风格给深深地迷住了。但是我们先知先觉的人呢总是心里怀着悲悯之情,然后就觉得,虽然你是个傻逼,但是我们会带着你走向更美好的生活……然后过程中不需要你感激,不需要你理解,不需要你懂,你只要享受后果就可以了。”

和所有被跨越的绝望一样,其实真的正面对决了也没什么。确实很吓人,但也没什么大不了。谎言的代价,并非在于人们会把谎言误认为真相带来的损失,而在于人们听多了谎言,便再也无法相信和分辨出真相。绝望的真正危险,也在于玩家们不再相信跨越的可能性。

祝愿这些挺身而出的攻略组们最终能有机会感谢「第一的执念」长期维持着的危机感、恐惧和绝望;感谢「健身锻炼」带来的充沛体力;感谢「装X」塑造出的精神韧性;感谢空之女神汇合了他们过去所有的挥霍。


面对差得让人时刻想说脏话的沿途风景,只在意“远方”的攻略组玩家们如何在浮躁中取舍和自处?
一、积极地结伴同行(不必担心你的伙伴拖你后腿,你几乎只会找到当下和自己同一水平的玩家,不会低也不会高。有些邪恶的玩家也因此不时通过伙伴的质量来判断自身的实力);

二、尝试珍惜每个阶段和自己同行的玩家。即使大家来自不同的星球,即使终将去往不同的地方,能这样在地球上短暂地相聚,还是很不容易的。想通了这个,心态就很容易健康起来;

三、修行那些能带来精神上陪伴效果的技能(比如小提琴等乐器);

四、多接触文艺型玩家们留下的精神财富。「……就算是舒适安逸,不甘平庸的灵魂还是会驱使他们在心里不停地追问,什么才是真正的……」;

五、保持危机感(不断冲击第一名以感受身为第一的恐惧是最佳保持方式),必要时进入「神隐」状态(隐身换来专注);

六、每一次取舍都思考一下该事件在自己整个生命尺度里可能造成的影响(比如是否存在复利效应等等);


看清了生活的真相之后,除了试着依然热爱生活,还有什么英雄主义的选择?
继续贯彻和训练自己的好奇心。「真相」比「善良」更具价值,也更加凶险。


还有什么鸡汤?
在可观测的宇宙中,星系总数超过 1000 亿。定位出银河系后,还要过滤掉大约 400 亿颗位于适居带内的类地行星,然后才到 ZZ9 Plural Z Alpha —— 这个孕育了 870 多万个不同物种的地方。于是,就算不考虑近 8000 年人类文明的时间维度和 60 多亿的数量,我们作为同一物种的人类在地球上相遇的概率仍然难以想象地趋近于〇。

然而这件事还是发生了……なんと素晴らしい……

无奇迹说(No miracles argument)?


打赏